凤尾信息门户网 > 家居 > 舰娘怎么赌船·思考|张翠玉 李亮:留住孩子成长的脚印——由“学生编书的经历”引发的若干思考

舰娘怎么赌船·思考|张翠玉 李亮:留住孩子成长的脚印——由“学生编书的经历”引发的若干思考

2020-01-11 13:25:25

舰娘怎么赌船·思考|张翠玉 李亮:留住孩子成长的脚印——由“学生编书的经历”引发的若干思考

舰娘怎么赌船,留住孩子成长的脚印

——由“学生编书的经历”引发的若干思考

张翠玉(南京市力学小学)

李亮(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)

尽管母亲与教师是两种不同的社会角色,但它们的共通性恐怕没人能够否认,而如果同时兼任此二者,可能更有助于体会其间的联系。以下是与这个话题相关的我的一段习作教学叙事——

儿子说话很早,一开口,就是很标准的语词:“妈妈”“爸爸”“电灯”……,上学以后,能渐渐地写句子、写作文了。虽很少登报发表,但内容文从句顺,流淌着稚嫩纯真的情感。我每学期都把儿子那些揉得皱皱的作文本保存下来,每每整理书房的时候,翻翻他的作文本,读读那稚气的文字,感觉儿子在一天天长大,一天天懂事,一天比一天更像男子汉。那真是一种奇妙而又美好的体验!

于是,当我的学生开始学写作文的时候,便自然地跟学生提出了保存自己习作的要求,不为别的,就是希望他们也能留下自己蹒跚的成长脚印。后来我又萌生了让学生把一年的作文、周记、小练笔汇集成册、编辑成“书”的念头。我把这个想法跟一些家长作了交流,并向有关专家请教,大家都表示赞同。我的信心大增,于是就有了进一步的行动。

2009年的暑假,我给学生布置了一项特殊的暑假作业——整理编辑“我的第一本书”。具体要求是:1、把三年级两个学期自己写的所有习作(包括课堂小练笔、周记等)录入电脑;2.在家长的帮助下,对文章进行归类整理;3.可根据文章的内容配点插图进行装饰美化;4.请自己最信赖或最敬爱的人给自己的第一本书写个序言;5.最后给自己的书取一个好听的名字。

9月初一开学,52本“我的第一本书”摆到了我的办公桌前。其时,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这一本本制作精美的“图书”竟是出自我班的那些个小家伙之手,惊喜和夸赞之余,我决定接下来再做几件事:1.在班级传阅,让大家彼此分享各自的第一本书;2.邀请部分家长给学生们的第一本书当评委,对第一本书进行评奖(分设“最佳文采奖”“最佳童趣奖”“最佳编辑奖”等8个奖项);3.搞一个“隆重”的颁奖仪式,邀请《七彩语文》杂志社的编辑和部分家长代表亲临现场,给学生颁奖和鼓励。几项活动都非常成功,所有的学生都很兴奋,颁奖那天,每位学生都喜气洋洋地拿到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奖状!

2010年暑假,我又让学生完成了“我的第二本书”的汇编工作。四年级孩子的这本书,自然比三年级的那本做得更好。在家长的倡议支持之下,第二次评奖、颁奖,我们约请了江苏少儿频道记者参与其间,并对此项活动作了相关报道。那天孩子们群情激昂,个个像过节似的开心。颁奖活动为孩子们前两年的“编辑工作”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转眼,三年过去了,最近,我又陆陆续续收到了学生假期中制作的第三本书。得知很多同学的“书”被当做礼物被朋友珍藏,还有的带着自己的“书”,成功应聘为“扬子小记者”,我想,这早已不是我的初衷里“作业”的意义了,这些由学生、家长、老师共同策划、完成的书稿,是作品,是孩子们一路留下来的串串脚印……而我们共同见证并保留了孩子生命成长中最最珍贵的东西。当岁月一天天流逝,当孩子一天天长大,他们再回头重新翻阅自己的书稿时,会有怎样的感慨和惊喜?

如今,孩子们已是六年级的学生了,在闲聊之余,有学生透露自己想尝试着创作,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,想真正当一回小作家。看着这群学业繁重的可爱孩子,眼前浮现他们奔波于一个又一个补习班的忙碌身影。虽然他们无法摆脱时代的宿命,但他们注定要长成大树,注定要担当起未来的。我不由得想起李清越同学家长(一位大学教授)在颁奖会上对孩子们的鼓励:“你们一年编一本书,等到小学毕业就有四本书了,初中又有三本,还有高中……你们一直这么坚持下去,就会著作等身了,你们真是了不起啊!”

这段三年有余的习作教学经历对学生、对我自己的教学生涯无疑都是弥足珍贵的,看着他们现在对作文,对语文,对生活的态度,我不禁为当初的想法欣喜不已。由此也生发了若干关于习作教学和习作教学之外的思考。

思考之一:这段经历有怎样的“习作价值”

这一项活动源于习作教学本身,所以它对习作教学的价值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首先,它给了孩子一个重新审视自己习作(也就是审视自己)的机会。在文字录入的过程中,在一篇篇习作的阅读与整理中,他们不仅对其中的错别字、病句进行了改正与优化,更从中看到了那个“逝去岁月”中的自己,这大概有点类似一种朦胧的反思意识。因为“过去的自己”可以带给“现在的自己”可笑、傻气、佩服、悔恨等情感体验,也可以带来“认识自己”的理性萌芽。严琦同学在编书之后就很有感触地说道:“我发现自己真是一个粗心大王,平时的作文中居然有那么多的错别字,我一定要改掉这个坏毛病。”而这个“坏毛病”之前已被我费劲唇舌然而却收效甚微。

其次,它有利于增强学生习作中的读者意识。“读者意识”的缺场是当下习作教学的尴尬之一。这项活动从两个方面推动着孩子读者意识的生成。一是在编辑自己习作的过程中。为了完成这项具有挑战性的作业,他们格外用心,认真地对文字进行修改。并站在读者的角度反复审视,以尽可能地让自己的“书”编得惹人喜爱。二是在班级进行新书交流分享的过程中。他们去阅读别人的书,感受别人的文字,从一个读者的角度了解自己熟识的同学。与此同时读者群还在延伸,书被学生带回各自的家,全家人也都欣然地当起读者,和孩子共同去欣赏别人的作品。

再次,它让习作成了一种生活的需要。这种编书的过程让孩子向同学、家长、老师全面地展示自己,也是认真梳理自己孩提生活的过程,习作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而不是单纯为了提高技巧的枯燥训练。孩子之间的相互阅读成了一种交流思想感情的方式,这时的真情实感更可能成为现实。

由此可见,这一编书的过程虽然不是重新写作,但也包含了重新创作,并有助于孩子习作能力的提高,但是——仅止于此吗?

思考之二:这段经历有怎样的“语文价值”

这段学习经历的语文价值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最为显著的就是它的综合性与实践性(这也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)。它囊括了听说读写的方方面面,历练了孩子全方位的语文素养,甚至它本身就是一项长时段、综合性的语文实践。

一是知识的掌握。对于孩子来说,即使在家长的帮助下,想要完成一本书的编写也必然需要掌握各种知识。比如对于习作的修改,对于计算机的运用,对于书稿的编辑(包括封面、书名、序、目录、正文、后记、封底等),其中的很多环节对学生来说都是陌生的,都会接触到很多新鲜的知识。这些固然有很多溢出了“语文课程”的范畴,但却又是现代公民语文素养的必要组成。

二是过程的体验。这一影响最为显著。从零散的一篇篇习作,到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录入电脑;从对习作的内容进行梳理和分类,到身兼文字编辑、美术编辑、校对数职;从插图的选择、版式的设计,到给成书取名……在这种丰富的成长经历面前,知识早已暗淡了光彩。难能可贵的经验,对编写过程的体验,不仅增加了孩子对于写作的认识,对于读书的认识,也很可能影响着他们对于学习、对于生活的认识。

三是情感的熏陶。没有强烈的情感,孩子们不会这样兴致盎然,不会这样坚持不懈。他们在文字的梳理中感受文字的温度;在与家长的合作中体味亲情的温暖;在与同学的交流中分享喜怒哀乐;在老师的目光中感到自己的成长。孩子编写的一本本书,绝对不同于任何一本外在于他的书,这书就是他们自己,不然,怎么会有这样的语言——

《灵动的阳光》是我的第一本书,因为爸爸希望我是一个活泼可爱的阳光男孩(陶昊旸);在我眼里,每篇文章都像一个欢快的音符,带着我的梦,不停地跳跃着,舞动着,所以我取名为《旋转的八音盒》(袁舜玥);我把这本书命名为《心语》,“心”是我名字中的一个字,代表我;“语”的意思是“说话”。合起来就是“我心里说的话”(王心越);我的第一本书叫《源》,妈妈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也许有一天我会有所成绩,而这本书则是一切的源头(严子涵)……

知识、技能、情感等等,语文的综合性、实践性可谓尽显其中,但似乎还没有完,这段经历不仅属于语文,也属于孩子的完整生活。

思考之三:这段经历有怎样的生活价值

学习就是一种生活,具有广泛影响的学习经历必然有巨大的生活价值。这段经历让孩子对生活、对生命都有着广泛而深刻的体验。

一是自我意识的觉醒。自我意识的形成对儿童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,是帮助他们树立自尊和自信的重要前提。当学生和家长看到平时写的一个个字一篇篇作文全部录入电脑,当大大小小的习作汇聚在一起的时候,孩子的眼睛是亮闪闪的,家长的内心是喜盈盈的,这就是书,是一本完全属于自己的书。他们不禁为自己喝彩,成功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严琦同学的两本书名分别叫《小小的我》和《纯纯的我》,可见小作者在作书的过程中,对自己过去美好时光不仅有回味,而且有评价和判断。这个过程,其实就是他认识自我的过程。周国平称其在自我意识的觉醒阶段养成了写日记、与自己灵魂交谈的习惯,虽然这些孩子未必与之相同,但必定有助于引起他们对于人生的思考。

二是合作精神的养成。整理作文、汇编成书对于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来说是有一定难度的。简单的文字输入尚可以应付,而对作文内容的分类、文字的编辑,乃至整本书的美术编排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编书的过程给学生和家长、学生与学生搭建了一个合作的平台。课堂中的合作学习是短暂易逝的,它固然有助于合作意识的培养,但却不是唯一有效的途径,还需要生活的支撑,尤其是这种长时段的合作,在一种“竞争”的火药味儿不那么浓烈的氛围中,不仅享受与家人,还享受与学习伙伴的合作,是多么值得回味的经历。竞争是现代社会的原罪,它压迫着教育也摧残着孩子。这段习作的经历似乎给全班孩子提供了一个“共同展示自己”的氛围,让孩子在残酷的学习竞争之外,感受到生活的温情。

三是友情亲情的体认。这是与上一点相伴随的情感过程。合作中必然滋养友情。而其中亲情的流淌甚为珍贵。家庭,到目前为止还是社会的组成单位。但它无法躲避地受到现代社会的权力、金钱等各种欲望的挤压,不能不让人为其前景担忧。自上世纪末起的北美的一些教育学著作中,往往折射出破碎的家庭与紊乱的亲情是如何阻碍着孩子的成长,这是现代性的后果之一。而这段学习经历的可贵之处,不仅在于家长帮助孩子完成了一本本自己的著作,还在于其间让孩子体认到的亲情——

暑假里,我和爸爸妈妈忙乎了好一阵,终于完成了我的第一本书——《凡星点点》。

那一天,我兴冲冲地跑上楼,自豪地把我的第一本书给婆婆看。婆婆兴奋地拿过书,仔细地翻看着,好像在寻找什么,看着看着,婆婆皱起了眉头,就从这一刻起,婆婆一天都没再跟我和妈妈说过一句话。

我奇怪极了,婆婆究竟怎么啦,看到我的书怎么一点也不开心啊?妈妈一下子就猜出了婆婆的心思。晚上,她悄悄地找到我,跟我说:“点点,你知道婆婆为什么生气吗?”我茫然地摇摇头。“因为婆婆这十年来无微不至地照顾你,但在你的第一本书里,她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婆婆一定很伤心,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弥补这个疏忽……”妈妈在我耳边悄悄地讲着,我听了连连点头。

第二天早上六点钟,我就起来了,开始写“我的婆婆”,不知怎么的,今天的这篇作文写得特别顺畅。中午,妈妈去了印刷厂,把这篇作文“缝”在了书里。晚上,我们俩小心翼翼地把这本看上去“天衣无缝”的书放在了婆婆的床头……

第三天早上,婆婆又像往常一样和我们有说有笑了。(古点《把婆婆忘了》)

这些故事本身的教育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任何课堂教学的边界,它以一种生活的开放姿态,以一种自我教育的方式,慢慢渗透进了孩子幼小的心灵。如果说我们在课堂中能够提供的是掌握,是效率,是设计,那么生活中我们似乎更应该营造一种体验,一种濡染,和一种丰富。

其实,问题仍然没有终结,因为这段可贵的经历不仅属于孩子、家长,也属于我们——教师。但行文至此,再谈什么专业成长、教学技能似乎都少了些必要;再为这种习作教学取个名字或是加个标签也显得多余。因为进行类似的教学实践的教师还有很多,而教育在理想的层面上是共通的,当一位教师以自己的方式探索并进入到这个层次,为教育理想创造出了自己的表达,他(她)便在整体的意义上推动了教育的前进。

脑海中浮现着即将步入初中生活的一张张稚嫩面孔,我,满心期待……

(本文选自《语文教学通讯c》,2011.11)

视觉焦点

  • 出诊信息 | 长春市中医院 国庆节期间专家出诊信息

  • 文化是苏中苏北最大魅力,苏中苏北集体来无锡吆喝旅游